第十四章 · 听说新闻部部长和你关系不错?(1 / 2)

几个小时过去,夜晚更深了。

城市的灯火逐一熄灭,街上的车流大幅度减少,一场夜雨淅淅沥沥地降了下来,空气变得湿润清新。

醒神寺内,源稚生已经等候多时。

这座藏于大厦内部的寺庙是蛇岐八家规格最高的会议室,前不久这里坐满了本家与秘党的高层,商讨结盟的具体事项,以及人质交换。

具体的结盟契约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拟订出来,而人质交换的事项已经敲定,蛇岐八家派出去的两位家主分别是樱井家主与犬山家主。

相较其他家主,这两人并无要职在身,龙马家主的另一层身份是自卫队军官,他要是突然消失不见,整个首相内阁都会惊动。

宫本家主也不能交出去,他是岩流研究所的首席,是蛇岐八家最重要的科学家,他也不能不在。

风魔小太郎倒是自告奋勇,不过还是被犬山家主劝了下来。

“让老夫去吧,我比您更擅长与昂热打交道。”犬山家主,犬山贺如是说道。

根据人质交换协议,他们两人将前往卡塞尔学院本部,一边当人质,一边充当临时教授,给学生们上上课,讲讲日本风情,促进东西文化交流……这是蛇岐八家有史以来第一次向卡塞尔输送师资力量,而不是留学生。

这次合作,也许是个不错的开端。

说起来,犬山君这次之所以主动前往卡塞尔,也许对付昂只是个借口,真正的理由应该是追逐昂热的步伐才对,很期待这对年龄加起来超过200岁的师徒在卡塞尔里相遇会发生什么,会当众大打出手吗?

源稚生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电梯传来叮的一声,源稚生立刻坐直,展露黑道大家长的气势。

接下来要见的人是卡塞尔s级,虽然不知道她的来意,但将气势撑足一点准没错,这是他在这个位置上干了这么久的心得。

而且他也不太想在一个小姑娘面前示以散漫,免得被看扁。

电梯的大门开启,木屐的声音踏出,清脆得像是竹筒添水。

源稚生愣住了,不是被对方的美貌震慑,而是……这又是个神经病!女神经病!

一袭樱白相间的和服窜入了他的眼帘,还撑着一把杏粉色的油纸伞,朱雀与龙的图案跃然在她的衣袖上,如此不凡的气魄,丝毫不亚于她那师兄们的“天下一番”与“富士喷发”,甚至变本加厉。

这算什么?“龙飞凤舞”?还是“女帝”?

源稚生心力交瘁地捂住了脸,大家长的气势刚撑起没几秒就耷拉了下去。

还是原来的味道,卡塞尔派出的专员永远都是这么一副不着调的模样,不论男女。

“大家长,您好,我是卡塞尔13级学生,西子月。”西子月坐在他对面,花哨的粉伞收拢。

这样的彬彬有礼让源稚生心中相当感动,要知道,和她的师兄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可是直接被当成司机忽略了......

“很抱歉这么晚才有空接见你一下,最近事务很繁忙,请见谅。”

源稚生的眼神依旧很不自在,因为他从西子月身上的服饰上发现了许多奇怪的蕾丝与蝴蝶结......这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和服,更像是某种哥特裙与本地礼服的杂交物。

“话题开始前,能先告诉我一下,你这身行头是......”源稚生再次扶额,眉头皱痛。

“这是伊丽莎白给我选的,她说日本人做事讲究细节与体面,我和他们的老大见面,必须要穿着正式。”西子月低头看了一眼腕袖,确认自己是否穿着正式。

“不,这个叫漫展式正式......”源稚生在心里小声哔哔吐槽。

“那你打伞来,是为了?”他继续抛出困惑。

“我听说这里是露天的,但现在看来情报有误。”西子月一五一十地回答。

她听说醒神寺是间露天神社,第一反应是屋顶,但实际上它是建在大厦中间,露天的一面斜对着天空,雨水顺着屋檐落入景观湖中,屋内的人只需闲适赏雨,不用撑伞。

难得有一个靠谱回答,可问题在于这伞根本就是一把景观伞,虽然外形是油纸伞,但却是棉质的,上面同样垂着蕾丝链条,用这种伞遮雨,本质和指望军情六处反苏联间谍渗透是同一种行为。

果然,卡塞尔从上至下,从校董至新生,人均脑回路存疑。

源稚生深深呼吸,摒清杂念,郑重自我介绍:“你好,我是蛇岐八家的大家长,源稚生,很高兴认识你。”

对付卡塞尔的人就得这样,不能被对方牵着思路走,得时刻把对话的主动权抢过来。

“你好。”西子月握住对方伸出来的手。

她皱眉了。

果然,这个男人身上也有那种的死过一次的感觉。

阴森可怖的地下室里,扭曲的鲜血从水泥里渗透出来,像雨一样掉落,如傀儡、也如女鬼的姑娘环绕着他,将刀锋一遍又一遍推入他的身体,血流成河。

男孩的笑声从黑暗深处传来,时而如凄厉,时而悲哀,仿佛有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具在舞台上表演。

可最后那个男孩又变成了孤独柔弱的模样,不顾一切地在地狱般的回廊里狂奔,每间房背后都是他最害怕的景象。

这是她迄今为止所侧写到最可怕的死亡回放......就从这个叫源稚生的男人身上。

“是从我这里察觉到了什么吗?”源稚生观察到了西子月一闪而过的异样表情。

“你知道我的能力?”西子月问。

“陈家的女孩,言灵是钥匙,能力是侧写。”源稚生将手缓缓收了回来,坐姿端正,“别小看我们,虽然我们被秘党渗透得厉害,但并不代表我们失去了收集情报的能力。”

“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你的侧写在与一个人握手时,效果会被提升到最强,想必你应该是从我这里感知到了什么,才会露出不适的表情。”源稚生说。

西子月也点头:“应该是那次校友会吧,这个情报走漏了。”

六月份的校友会上,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亚纪与叶胜这么做,想必当时应该有一双眼睛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并听到了她与这俩人的对话,而那个人就是蛇岐八家安插在卡塞尔的特工。

“没错,你是卡塞尔的s级,我们当然会关注你,好比美军的十一艘航母无时不刻被其它国家关注,要是其中有一艘忽然消失不见,全世界都会紧张不安,猜测它去执行机密任务了。”源稚生说。

一番交谈下来,双方都对彼此的深浅有了一番认知。

显然这个看上去也挺神经的女孩并不废柴,能第一时间意识到秘密是何时何地走漏的。

源稚生就更不用说了,这个看上去荷尔蒙分泌不足,一脸疲惫的男人是货真价实的黑道至尊,除了拥有顶级的个人战力,还有庞大的阵营势力供他差遣。

“这么晚还要急着见我,应该是有许多机密情报想向我打探吧?”源稚生干脆开门见山,没有追问刚才侧写的问题。

“你可以打探,但不要对结果抱有过多期待,有些过于重要的秘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他说。

“这里应该不处于监控范围下吧?”西子月看了看四周。

“保证没有。”源稚生稍微肃然,大致明白对方接下来的问题可能很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