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钟如霜(1 / 2)

看着李文彬远去的身影,宁远也算是送了一口气了如今也算是将李文彬给说服了。

虽说如今宁远确实是想搞事情,但是对于自己原身的一些人际关系他还是在乎的,毕竟这么多次任务下来,他也明白了自己的任务评价是和原先的人物际遇密切相关的。

要想得到高评价,那就不能让原先的自我被否定,完全超脱自己原来的自我认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 安装最新版。

即便如今这个世界的认知都是他身穿之后设定的,但是这些认知与零碎的记忆还是尊重的。

也正因为如此,对于李文彬他还真不想闹掰,而且除了这些原因以外,这明面上的警务体系他也不想放手。

来这个任务世界之前,系统就说过了,这次的任务世界是触发机制。

而从现如今来看任务的触发还是没有完全脱离影视任务,像《一个人的武林》任务的触发,便是宁远和相关人物产生了一些特定的碰撞而触发的。

而这样一个港片世界里,宁远或多或少还是看到不少当年经典的警匪电影的影子。

这种情况下,要想参与进来并且尽可能地触发任务,那他最好直接成为这两个阵营的一份子。

而且从触发的可能来看,警察这个身份无疑更有触发这些的可能性。

再者虽说如今黑色产业以及社团是这个时代的特色,以及难以避免的现象。

但宁远没那个心思去搞这些,倒不是宁远自认为有多了不起,只是直接混黑属实太掉价。

而且说一千道一万黑的就是黑的,宁远倒不至于直接到嫉恶如仇亦或是眼中容不得一点黑的地步。

他不是那种理想主义者,只是这并不妨碍他不想直接走上台面去触碰那些脏事。

在宁远这,黑的可以存在也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上,但是绝对不会将自己染成黑的。

也正是如此,这警务体系自然成了宁远最为合理的一个预留方向了。

宁远又怎么会让这个方向直接消磨在自己的手上。

而且更不用说,如今他貌似还触发了一个新的任务。

“任务名称:港警谜团一”

“任务简介:处于政权更迭的时期,在港岛警务系统中总有一些屁股不正的国贼,所谓的权力中心,总是会出现一些肮脏的政客,但这不能也无法长久。

但依旧留有余患,与北地有牵扯的高级督察宁志恒因此惨死在警署之中。”

“任务要求:请宿主找出并清除港警高层中的那些蛀虫,并让当年参与宁志恒死亡一案的黑手毙命,纠正风气。”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时限:无”

“注:此任务为当前任务主线任务,任务奖励丰厚,任务奖励与任务完成情况有关。”

脑海中响着这样的话语,宁远这次倒没有什么吃惊的。

毕竟这一次的粘因果被他选择了最高的那一挡,那系统给他安排的身份所牵扯的信息自然会和任务密切相关。

毕竟三十而已那种奇妙的人物开局,都只是粘因果的中档而已,现如今以自己的人物关系再展开一个主线任务,宁远却没什么奇怪的。

这在宁远看来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对于这个主线任务宁远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行的。

甚至这个任务怕是系统不说宁远也会试着去尝试一下,毕竟宁远对于自己记忆里所了解到的背景故事可一直很不满。

任何时候都有数典忘祖的人,这个时代有,以后的时代依旧有。

但跳出来和不跳出来却是两种情况,而港岛现在这一批数典忘祖的家伙便是真真切切跳出来搞事的。

虽然没有站在明面上,但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在宁远看来就很看不过去。

当了一段时间的狗就做不回来人,甚至仅仅因为一个高级督察与北方有牵连便直接要了一个高级督察的命。

然后去讨好背后的主子,这种事宁远看不上,更不能容。

因为宁远知道自己那个世界,就是因为在港岛有着一批躲在背后搞事的家伙,祸害了下一代。

自己当狗当惯了,还想要后来人继续当,而最可笑的是还真有人愿意。

以前那种事,宁远没办法,但是如今来到这个年代,宁远要是不从根子把这些清干净那属实有些没意思了。

以往的宁远可能没有这么大的心思,可谁让这个世界的任务有些特殊呢!

想来能留下的时间也不少。

这样宁远要是还不将那些让自己不爽的事解决个干净,那属实是憋屈。

所以这个任务倒也可以说符合宁远的心意了。

不过现如今他却是得快点把这班底凑起来,人手好手他不缺,但是心腹他却少了点。

毕竟如今这人马,哪怕是第四擂的人,那也是宁远得自钟意权之手。

哪怕钟意权想把班底交到自己手上,但是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

不过宁远如今倒是有了一些人选,毕竟在宁远的背景记忆里,这旺角里倒是有不少熟人在的。

其中现在看来还真是适合宁远所需要的人,只能说在旺角打了一年多的黑拳,宁远确实还是认识了不少人,也结下不小的因果在吧!

当然现在宁远倒也不急,毕竟选的与李文彬碰面的时间本就偏晚。

这些事还是得以后再说了。

想到这他也是直接走出了这巷子,看了看天色,便直接往钟意权在旺角给他安排的住所里了。

……

旺角天源街

一栋搁置的普通居民楼,以往或许连人都很少在。

但现如今却是有好几户都亮着灯。

当初这种现象可没少让周围的居民奇怪,要知道天源街这一栋空楼可是旺角一大奇观。

明明是一个不错的地段,楼房建设虽然算不上有多好,但却觉得也是合格的。

可此前却一直空置,甚至连租都很少出租,只有偶然的机会才亮着灯。

不知道的人以为这楼是什么凶楼呢?

其实这楼栋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这栋楼的所属为钟氏地产公司。

一个在旺角乃至于整个港岛都十分特殊的公司,或许它不是最富的,但绝对是最横行无忌的。

可以说这一家公司在黑白两边都是不受限的,明明这样一家没太多特殊的公司,硬生生在原本已经固化的港岛房地产事业上扯开了一个口子。

虽说规模不大,但这着实还是让人觉得奇怪了。

当然真正懂行知道这家地产公司实际情况的人,都不会觉得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