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亲手治病(1 / 2)

古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章台宫外之后,不出所料的又是赵高在宫门外等着他。

没有多说废话,赵高立刻带着古寻进了章台宫,直奔西北边嬴政日常处理政务的书房——或者叫政务厅之类的都可以——而去。

虽然赵高的表情仍旧是一幅不动声色的样子,但古寻可以从步履和动作的细节上看出对方隐隐的焦急感。

不过古寻怀疑这些焦急感也是他特意表现出来给别人看。

身为最受嬴政宠信的内臣,赵高当然不能稍有一点事就惊慌失措,但是在合适的时候,他也要适当的表现出对主子的忠诚和关切。

而宫里这么着急找古寻,肯定是嬴政身体又有不适了,正是赵高表现的好时机。

虽然眼下就古寻和他两个人,演起来未免显得戏太多。

因为步履匆忙,二人急急慌慌的到了地方,正是嬴政的书房,赵高领着古寻进去,只见原本应该守在里面伺候嬴政的宫人以及守卫全都不见了,想来应该是被屏退了。

嬴政这个秦王的身体不舒服,不算小事,如无必要还是得瞒着外界的。

进去之后,二人穿过前厅,来到了用来给嬴政偶尔一下休息的内室,嬴政此时就坐在床榻边上,看起来面色如常,不过微微皱起的眉头,以及隐约可见的虚汗还是证明了他现在的状态不是那么好。

古寻也不等赵高介绍情况,直接快走几步上前,体内的真气在短短几息之间转化为温和的雨花真气。

接着他也不多查看嬴政的状况如何,直接抬手虚浮于嬴政的天灵之上,碧绿色的雨花真气外放,化作千丝万缕,萦绕于嬴政脑袋四周,宛如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的触须,由古寻掌中冒出,再没入嬴政脑子里。

赵高在后面一句话没说口就被古寻的动作硬憋回去了,即使是以他的城府,见到古寻如此大胆的行为也不禁微微嘴颤。

那可是头啊!人身上最危险的地方!你都不多看一眼,就敢往里面输真气!?

习武之人的真气流转全身经络,唯独脑袋一般不会去触及,只有极少数的特殊法门会出现对脑袋下手的情况,因为危险性实在太高,一旦出了意外,轻则痴呆疯傻,重则当场暴毙。

而且这还是自己控制自己体内真气的情况,换做古寻现在这种外人往里面输真气的……赵高不太懂,但他大受震撼。

他没见识过这种场面,准确的说是没见识过用这种方式治病的,杀人的话他也许见过……

因此,他现在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一不小心干扰到古寻,真气运转出了岔子。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古寻却比赵高这个旁观者轻松多了,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以他对真气的掌控程度,那绝不是开玩笑,最关键的是——钱可不是白花的。

对于嬴政的头疼病,他直接用真气梳理对方脑部的郁气是最方便的,而且也是副作用最小的,不用考虑药毒性,不用考虑耐药性,也不用考虑赖药性。

而同样作为当事人的嬴政也很轻松,因为作为一个武功菜鸡,他压根不知道古寻的行为其实很危险。

尤其是他能明显感觉到伴随着这一汩汩细密清凉的气息入脑,他的症状瞬间就开始好转了。

不多时,古寻抽回了自己的手,嬴政也睁开了在治疗开始后就闭上的双眼。

“虽然寡人已经赞叹过一次,不过还是不得不说,国师的医术真可谓出神入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