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寒了人心的根源(1 / 2)

<sript><sript>

在那一瞬间,容桓忽然觉得剩下的话他没必要再说了。

皇权,皇位,是这世上最毒的东西,他能在不知不觉中腐蚀人心。曾几何时,父皇和永宁侯人前是君臣,人后是生死兄弟,他们会在深夜的御花园中把酒言欢,畅谈着如何来治理好一个太平盛世……而如今,永宁侯府这个曾经拥立他为帝的最大功臣,他却口口声声说他们有不臣之心,猜忌、怀疑,已经让曾经那位明睿的帝王变得多疑。

“父皇,若永宁侯府有二心,容透叛乱,西州之乱时,他们大可不必理会,坐山观虎便可,但是他们不但没有坐视不管,反而全力镇压,您对永宁侯的这些猜忌,才是寒了人心的根源。”

老皇帝一双鹰隼一样锐利的老眼盯着容桓,不知道这些话他是否听了进去,是否会有所反思,他凝着容桓,思索着。

“你说这些话,是为了她?”老皇帝询问出口。

容桓尤然叹了口气,忽然觉得今日他在此说的话都是徒劳,抱手对老皇帝道“儿臣今日所言父皇没有听进去是儿臣的错,儿臣改变不了父皇的想法,父皇也改变不了儿臣,儿臣告退。”

说完,不等老皇帝准允他离开,他便已经转身打开了门。

门外突然刮起了一阵冷风,老皇帝坐在龙案前,冷风浮起他的发须,令身体一阵寒颤。

“逆子!”

秦内官轻轻从门外进来,听见老皇帝生气的骂出“逆子”二字,他悄悄朝门外瞅了一眼,太子已经走下了台阶,背影也已经看不见了,皇帝这一声“逆子”是骂给谁听的?

而林洛锦在清霞宫为灵汐公主号了脉象,望闻问切全都过了一遍,竟是一点问题也未发现。

“不知怎地,本公主突然又不疼了,许是那些病症都知道医仙来了,所以都跑得远远的了。”

容灵汐向来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爱嬉皮笑脸的人,可是此刻,面对着林洛锦却说出这么不着边际的话,林洛锦知道,她是故意装病,目的就是打断她与容桓解除婚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