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田氏(1 / 1)

黄土道上,两侧杂草葳蕤。谢采文迈着轻快的步子头前引路,远远看着那渐渐近了的屋舍,脸上欣喜之意越发明显,脚步也不自觉地跟着加快了几分。走了几步,似又想起身后还有客人,赶忙慢了下来,回头望向后面不徐不缓跟着的裴楚和陈素,不好意思道“道长,素素小娘子,前面便是我家。”最初行走时,裴楚道术不强,颇有顾忌,还让陈素充作道童装扮,到了现在却是不用再多做掩饰,不说他自身的道术武功,便是陈素自己等闲的一二十人都近不得身。“哥哥,这里与我们家也有些像呢。”陈素站在裴楚身侧,远望着斜阳下的鳞次栉比的村落房舍,轻声低语了一句。白中乡依山傍水,除了泊头附近的一段房屋较为稠密外,便是如零星散落的村舍房屋。在裴楚看来村镇格局建筑风貌都有所差异,只那股恬淡油然的田园风貌,却是颇为类似。裴楚记起在观前村时,他还生出过在这等田园之中老死一生的想法。一路顺水南下,他能够感觉到越是往南,村镇城郭都要比北越州富裕安稳些。只是即便在相对安稳的越州,也非处处如眼前这般祥和宁静,谁也说不清会不会一朝崩坏,更遑论北地诸州,现下已不知是什么光景。若是普通的封建王朝末年,自不需多说,不论是杨浦县还是杭家集,都能做得基本盘。只是此方世界,有妖魔鬼魅,神道显灵,道术妖法,又有那峄山府君死前所言“人道气运将尽,万类齐争”,其中内情种种,裴楚便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最终还是要自己亲眼去看过,才能知晓。……几人顺着黄土道又走了一段,斜阳残照,草色烟光,一条汩汩流水的小溪如玉带环绕,溪边则是一处扎着篱笆院墙的人家。约莫有七八间的屋舍,砖墙外刷了粉,青瓦白墙,颇为齐整,草草望去,虽比不得大户庄院,但也远胜一般人的土墙草屋。“娘,娘——”谢采文人距离篱笆院墙还有几十步路,呼喊声已然响起。篱笆内的小院,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正端着个簸箕,用粗糠草籽喂鸡。忽然听得院外的呼喊,急忙放下了手里的簸箕,几步跑到了院门前,扶着门框望向路上走回来的熟悉身影。“娘,孩儿回来了。”谢采文高高扬手,兴奋的地叫道。“回来便好!”妇人见着比他还高出半头的儿子,站在身前,脸上满是欣慰。母子相会,谢采文伸手为老妇人拨弄了一下头上的银丝,妇人则为儿子整了整略显得凌乱的衣物,看得出母子感情极佳。“哥哥,这位大娘看着好年轻呀。”陈素见得篱笆门前正为谢采文整理衣物的妇人,忍不出冲着裴楚低声道。裴楚轻轻点点头,眉角却不自觉的跳动了一下。谢采文年岁约莫和他相近,但那位妇人看着也就三十几许,虽不着粉黛,但相貌不俗,举止端庄大气。只是裴楚“目知鬼神”道术的效用还在,望着这妇人,裴楚隐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无阴煞气,有生人气息,但多少有那么点不寻常。谢采文在妇人面前,眉飞色舞地说起在县中学商贾事,以及一路回来的诸多波折等等,又将后方的裴楚和陈素两人给妇人介绍了一番。妇人眉眼含笑地听着自家儿子的一番言语,神色和蔼从容,又同裴楚和陈素一一打过招呼。几人见礼完毕,这时青瓦白墙的屋舍内,一个素衣木钗指尖还沾染了些许水渍的少女,似听得外间动静,走了出来。少女站在门前,看着谢采文,脸上带着些许期盼和羞赧。见这女子走出来后,略略显得跳脱了几分的谢采文,稍稍收敛了几分在老妇人面前的跳脱,只是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缓步走到女子面前,抓起女子的手腕,柔声喊了一句,“小千。”“采文。”女子低低应了一声,俏脸涌起一丝红晕,又见到有外人在,连忙抽回了手腕,低声道,“有客人来,快请客人进屋。”“对对。”谢采文似如梦方醒,连连点头,转而走到后方裴楚面前,作揖行礼,语带歉然道,“道长,失礼了。”“人之常情,采文兄不必介怀。”裴楚笑笑摆手,不甚在意。一行人进了屋内,先是在客厅中坐着叙了些平常话,不多时家主人回来,是一个四十出头皮肤微黑的汉子,谢采文又上前拜见了父亲,而后裴楚和陈素一齐见礼。裴楚从言谈中也渐渐了解了谢采文一家的情况,谢采文是独苗一根,其父名为谢瑞,其母田氏,家中以务农为生,有操持二三十亩水旱田地,算是白中乡里的殷实人家。至于那少女则是谢采文半年前新娶的妻子,姓吕,名虽未说,但他已经听了谢采文喊了好几次的小千。“若是换个宁姓、聂姓,我倒是真要时时警惕几分了。”裴楚对照起谢采文夫妇姓名,心中不由轻笑。不过以他的目力,已看出这家人之中,除了谢采文母亲田氏他略觉得稍稍有几分不对劲,其他人殊无特别之处。家境殷实,一家人又和睦美满,当属人艳羡。闲聊说话间,田氏和吕小千都已经为裴楚和陈素各自收拾出了房间。谢家房舍不少,加之正当夏季,一切倒也不算麻烦。裴楚和陈素又各自安顿了一番,晚上两人又在谢家的招待下,一起用晚饭,菜蔬不算铺张,五七个荤素搭配,用料简单,口味却是出乎意料的好。即便放在裴楚上辈子来比较,也不逊于一些大厨手艺,甚至犹有过之。晚饭后,众人又在院中纳凉,谢瑞和谢采文父子又陪着裴楚说了一会话。到了天色暗下去后,裴楚便见到那田氏走了出来,催促着谢采文回房休息。而后各自散去,回房安歇。回到房内,裴楚点燃烛火,画了几道符箓,又默默观想修炼了一阵法力,忽然就听见叩门声。裴楚打开房门,就见陈素偷偷摸摸溜进了他房间,神秘兮兮道“哥哥,方才那个田大娘到我房里,特别嘱咐我,让我关好门窗,不论听得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房门。”“不要出房门?”裴楚登时皱起了眉头。那田氏他虽觉得有那么几分不谐的感觉,但总体而言,并未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小姑娘是个机警的,而且有几分机心,这点裴楚自然知道。各种妖魔鬼魅事,见多听多,还亲身对抗过突袭杭九娘的夜枭,自是察觉出了那田氏话里有异,才特别过来和裴楚说。裴楚联想起白日所见的那“猪道人”被驱逐的一幕,心有所感。这白中乡看似一片祥和,宛如世外,但内里或许还有些不寻常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