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绿毛怪(1 / 2)

山村。

老屋。

犬吠声一阵接着一阵。

屋内床榻上,年轻的妇人忽然被犬吠惊醒。

“四郎,醒醒。”

“四郎,外间狗叫得厉害。”

年轻妇人轻轻推搡着枕边的男子。

男子呼噜响亮,睡得正酣,被妇人推搡了几下,只是砸吧着嘴嘀咕了两声,转身又沉沉睡了过去。

“四郎——”

小妇人又唤了一声,语气透着无奈和焦急。

今夜家中来了叔伯做客,自分家以后,这是两位叔伯第一次上门。

两人成婚才一个多月,分家时,叔伯各自得了田亩屋舍,他男人排行老二,分得的是这处离村子稍远些的老屋。

好在水田旱田并不吃亏,三兄弟里分家算是左近难得和气的。

今晚叔伯上门,男人心里高兴,陪着兄弟一起喝了几碗米酒,这时候酒劲上来,昏昏沉沉的根本叫不醒。

门外,犬吠声又越发激烈。

小妇人心中害怕,恐是什么豺狼野兽溜进院子里。

她出嫁时,娘家活鸡活鸭羊羔豚崽都送了一些,当做陪嫁,小妇人一心也想着等养到年底,自家卖一部分,再宰杀一些,也好过个好年。

耳边听着外间的犬吠,小妇人躺在床上怎么都没法安宁。

一会儿回忆了一下院门是否关好,一会又担心篱笆和围墙会不会有了空隙。

折腾了小片刻的时间,小妇人又推了两把自家的男人,见对方还是呼呼大睡,没什么动静。

气急之下,强忍着惧意,穿好衣物,点燃了桌上的烛火,摸着放在门边的扫帚,打开了房门。

门外,才连连狂吠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看家的黄狗不知跑到哪里去。

“谁在外间?”

小妇人一手拿着扫帚,看着暗沉的夜色,喊了一声。

又拿着扫帚在门边狠狠敲打了两下,发出砰砰的一阵杂音,“哪里来的畜生,敢来我家门?”

四野寂静。

小妇人胆子稍稍大了几分,回身进了屋内将烛火拿了出来,走到自家院子的栅栏边,想要看看牲畜是不是少了。

借着烛光,小妇人看到了栅栏里几只鸡鸭蜷缩挤压在了一起,两头豚崽和几头山羊则趴伏在了地上。

小妇人稍稍松了一口气,牲畜没少便好。如今这世道日子不好过,若不是她父母还有些家底,兄弟几个也能干,可陪嫁不了这么多东西。

咔嚓咔嚓——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咀嚼声响起。

小妇人心中一惊,骤然回头将扫帚挡在身前,左右逡巡。

小妇人心中暗忖“是黄狗子抓了什么虫鼠在吃么?”

拿着扫把在地上挥了两下,朝着声音响起的院门边走了几步。

咔嚓——

吸溜——

骨骼碎裂伴随着吸吮的声音继续响起。

“死狗在吃什么东西?”小妇人又喝喊了一声。

骤然。

小妇人脚步一顿,一下僵在了那里。

在不甚明亮的烛光下,她看到了院门边,不知何时蹲了一个绿色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