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逃亡??(1 / 2)

“砰!”

“没人了!”

“这边,这边还有……”

“要逃命的跟上,快,下一家!”

……

“家中男丁,想护住老小的站出来,三人结阵,想活命的跟着我。”

“木棍,要长的。门板,拆门板!”

“青壮看顾好身边的老人妇孺,遇到疫鬼不要慌,别想着厮斗,用长木棍和门板将那些疫鬼顶出去,不要让它们近身。”

“戴斗笠、裹上厚衣物,别让疫鬼抓到和撕咬到。”

“动作快点,如果遇到疫鬼,用长竹竿顶出去!”

一声声的呼喊和杂乱的脚步声不断在街道上响起。

“不要哭喊,快点走!”

“走!”

低喝声在火光掩映的一条小巷里响起。

人群从小巷中悄然钻了出来。

最前面是三四个拿着长竹竿的男子,神色警惕地打量着周围,跟着又有几个年轻些的扛着拆卸下来的门板桌面之类的。

在确定周遭安全之后,紧跟着一些惊慌所错的妇人,或是背着包袱,或是牵着孩童,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又有一些老人夹杂其中,或是帮着妇人带孩子,或是背着一些细软之物。

砰!

街道口的一处民宅的大门被踢开,孙掌柜急匆匆地从里面跑了出来,朝着队伍最后的裴楚喊道

“裴兄弟,这家人不肯走。”

裴楚眉头一拧,目光看着远处渐渐毕竟的火光,微微侧头,“下手揍人了吗?”

“揍了,还是不听。”跟在孙掌柜后面走出来了两个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

裴楚又看了一眼远处火光照耀下,一些街头巷尾上隐约可见的晃动人影,咬了咬牙,“不管他们,走!”

“可是——”

站在这户人家门前,额头满是细密汗水的孙掌柜,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快走快走。”

跟在孙掌柜身后的两名青年却依然按耐不住,鼓噪了起来。

“唉——”孙掌柜长长叹了口气,只是看了一眼前方的人群,他的妻儿正在其中,终究没再多说什么

“孙掌柜,马上就要到城门,麻烦你和这两位兄弟到前面去,疏导人流,免得出城的时候人多拥挤堵住城门。”裴楚顾不得对方的长吁短叹,跟着又安排起了几人。

杨浦县的城门大概也就四五米宽,平常通行,哪怕是骑马驾车都够了,可现在裴楚不太确定如此人多之下,会不会直接将城门堵住,先安排几个人过去。

等孙掌柜几人离开后,裴楚的目光才又落在了这户人家的大门,他几步走到了门前,并没有进门的意思,只是将这家人打开的大门重新关上,随身用一旁掉落的半截竹竿穿过门环,充作个简易的门栓,然后便朝着街面上的挥了挥手。

“走!”

七八个头上戴着斗笠草帽,手里拿着长棍的青壮男子听到裴楚的招呼,登时移动脚步撤退,跟上了前面的人群。

这些都是裴楚和彭孔武分开后,一路不断收拢的杨浦县县中的居民。

大抵是由于大火和疫鬼的威胁,再加上裴楚出面组织,最初不过是四五个人的队伍,在经过了十多户人家之后,人数扩展到了几十人。又穿过几条街巷后,越来越多的人群汇聚,现在已经差不多有好几百人。

裴楚虽然是生面孔,看着年龄又不大,但上一世经历的各种军训和影视作品的洗礼,简单的组织起一些青壮出来保护家人,并不算难。

这种人心惶惶之下,最需要的是有人能够站出来领头。

至于各自逃窜,或者不愿意离开家的人,裴楚也不做勉强,形势急迫,他只是力所能及地做他能做到的事。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