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抵御(1 / 2)

轰隆之声大作。

第二层的矮墙已被庞大的尸鬼先后推倒,一个个豁口里,大量的疫鬼骸骨之类的妖鬼宛如潮水的涌入。

嘶嘶——

咔咔——

诡异爪子和牙齿的摩擦声,在风中不时响起。

一头接一头的怪异,或是顺着矮墙的豁口,或是凭借强大的力量和速度,径直越过第二层的矮墙,张牙舞爪地朝着近处第一层矮墙涌来。

三里多的距离,对于行动迟缓的疫鬼骸骨妖鬼之类,还需要走上不断的时间,可对于速度迅猛的怪异而言,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再次跳上了距离城门不过二里的第一层矮墙。

矮墙上此刻还有百十个来不及逃离的流民青壮,一个照面间要么被怪异撕裂,要么感染疫气,要么仓惶逃离,混乱成了一片。

叮叮——

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响起。

陈素从高台上跃下后,就飞快地朝着外间的两层矮墙跑去。

只是,她才刚抵达第一层矮墙,一头体型颀长的怪异已迎面撞了上来。

尖锐的利爪足有两三寸长,光溜溜的皮肤已见不到什么遮蔽的衣物,一张开到脑后根的大嘴满是尖锐细密的利齿,完全异化的头部双眼似已不能视物,可却有着出人意料的反应。

尤为诡异的是,这头怪异后背上有一根根尖锐的骨刺从背脊突起,越发显得狰狞恐怖。

显然这怪异并非寻常异化,已经看不出太多像人的地方。

陈素这一年以来身量已渐渐长开,可和这怪异颀长的身躯比起来,格外的娇小玲珑。

一刀逼退了这头怪异之后,陈素翻身一跃朝后跳上旁边的矮墙,望着不远处跌入脏乱的泥地里的怪异,秀眉倒竖,面色冷若冰霜。

方才这短短的照面碰撞之下,她手中的短刀已然磕碰出现了几个豁口。

这把短刀是她和李霁互换而来的,虽不及她在杭家集用环首直刀重铸的那把好,但也算是好铁。可方才她劈砍在那怪异身上时,那怪异虽被她一道劈飞,但短刀落下时,简直像是在砍金铁,并未对那怪异造成多大伤害。

“上次见哥哥轻松一剑就将这些妖物斩杀,我还当特别容易呢。”

陈素双目之中绽放冷光,前番裴楚斩杀起这些怪异来几乎手到擒来,当时她未曾太过在意,但现在亲自动手之后,才发觉并不简单。

不过,她并不灰心丧气。

一来她自是知道裴楚手中的却邪剑是法力通天的高人陈靖姑所赠,非是凡兵,破法诛邪本就不再话下。

再一个就是裴楚得“九牛神力”本就比她强得多,就算普通凡兵在手,如裴楚、张万夫、兰颇他们那等都达到了武进士以上的人物来说,也足以对付。

扑咚!

又是一声闷响。

陈素从矮墙一侧越开,抬脚又将一头扑向她的怪异给踢飞了出去。

这些怪异力量强大、速度奇快,但也是相较于普通人来说,差不多就是个个都达到了武童生到武举人的水平。

但相较于武举人这一层级的武人,主要是怪异的皮肤坚韧如铁,应付起来比较棘手,但只要不是被七八头、十几头包围住,想要从容应对脱身,并不算困难。

“只是我能逃,其他人又当如何?”

陈素望着周遭矮墙上一个又一个跃上来的怪异,一颗心已然沉入谷底。

叮叮当当——

又是一连串的脆响在回荡。

四头体型不一的尸鬼,似乎被陈素身上强烈的气血所吸引,一次又一次地朝着陈素发起了攻击。

但每一次都被陈素或躲开,或劈开飞了出去。

吼——

又是一声嘶吼。

远处越来越多的尸群涌入,其中方才打破了第二层矮墙的巨大尸鬼,一步抵得上常人步,也已经到了第一层的矮墙左近。

陈素一刀狠狠将一头怪异劈飞,呛啷一声,她所用的短刀已然不堪重负,完全断裂开来。

“愧对李霁了!”

陈素瞥了一眼手中的刀把,无声叹了口气。

这短刀虽是互换之礼,但礼物在于心意,虽断裂毁了有些心伤,但她并非那般矫揉扭捏之人,随手就将刀把朝着一头怪异扔了出去。

“嘿!”

突然一声闷哼在陈素身边响起。

参将王知手握一截断刀,杀到了陈素身边,相比较起陈素的毫发未损,王知头发散乱,身上的甲胄已有破损的迹象,明显要狼狈许多。

他武道修为和陈素相差不大,但一身重甲,又无“丹符式”符箓的轻身之效,是以行动起来要缓慢许多。

“素素姑娘,这些怪异皮肉如铁,寻常刀剑难伤,快退入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