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妖女(1 / 2)

津津——

正在这时,那匹白马却忽然嘶鸣一声,转头就朝着远处飞奔。

裴楚目光一凝,转而望向地上被他踩着的那名骑兵将领,再次冷声道“今日之事,你要看清,是有妖人作祟,只是那人并非是我,那些个蛊惑人心之辈我已斩杀,此间乡民无辜,若是有人被害,我回来取你和你那上官的性命。”

话一说完,裴楚顾不得理会地上的骑兵将领,看着那飞奔而去的白马,一路狂追。

这匹白马看着就神骏异常,他最初还未曾联想到,可再次所见,却忽然记起了当日峄山府君时,那与祝公子同行的紫衣长髯中年人,便是凭借着白马逃离。

耳畔风声呼啸。

裴楚一路飞速追赶。

那匹白马极为神骏,以裴楚的脚力,只是渐渐拉进距离,一时竟然还未赶上。

足足有小片刻,似乎到了一处树林之中,那匹白马嘶鸣两声,忽然停了下来。

裴楚几步赶上,就见那匹白马忽然再度消失不见。

“道长,你眼看小女子被人所杀,竟然不搭救?”

忽而,一个声音不知从哪里响起。

暗沉沉的树林之中,就见一个穿着白衣素裙的曼妙身影走了出来。

裴楚一步上前,手中的凝霜剑丝毫没有半点犹豫,一剑朝着这女子刺了过去。

“啊!”白衣素裙的女子发出一声惨嚎,倒在了地上。

哐啷一声,一个白玉般盛水的瓷瓶跌落在地上,摔成了无数碎片。

一个穿着绿衣,看年龄不过十五六的丫鬟,惊恐地捂住嘴唇,看着裴楚口中惊呼道“小道士,你不但不救我和小姐两人,竟然又再次下此毒手!”

裴楚面无表情,反手又是一剑,刺穿了这绿衣丫鬟的喉咙。

“道长,道长,月亮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对我!”

农家少女打扮的林月娘从树林的虚无处,款款走到了裴楚面前,泫泪欲泣,楚楚可怜。

裴楚再次上前,一剑杀了。

接着身穿红裙,一身侠女装扮的女子,又从另一个方向出现,面色冰寒,厉声道“小道士,你不识好人心,我只当你是英雄人物,你竟然……”

话为说完,裴楚已然再次上前,又一剑刺杀了这个侠女。

眼看几个女子先后一起杀了个干净,裴楚再次扫过四周,冷声道“出来吧!”

“哎呀,小道士,竟然被你破局了!”

突然,一个悠扬婉转宛如莺声燕语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个农家少女打扮的林月娘又再次出现,跟着那一身红裙侠女装扮的美艳女子亦走到了裴楚面前,又有前面已然被斩杀化作狐狸的白衣素裙的女子和那个绿裙丫鬟,都走到了裴楚面前。

须臾间,四个人影一齐散去,尽数化作了一个长发如瀑,肤白胜雪,穿着一身大红衣袍,宛如谪仙的妙龄女子。

“果然都是你!”

裴楚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心中的疑惑倏然解开了不少。

“小道士,你真是好大的杀气,这般多的可人儿,你都下得去手呢!”

一身大红衣袍的妙龄女子,轻轻又手指挽着发丝,脸上笑靥如花。

裴楚却根本不理对方所说的内容,只是看着面前的女子道,“如此说来,我祈雨之后遭受通缉,还有这沿途所遭遇的袭杀,也是你?”

“是也不是。”

女子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我虽让人不要插手,可你几次坏我教门好事,总有些人会不那么听话,想要找你麻烦的。”

“教门众人么?果然是妖女!”

裴楚听到对方这番话,算是完全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也明白了近段时间以来的这一番遭遇,其中被人追杀,或许不全是教门众人,但肯定少不了在其中推波助澜。

像他祈雨之后,被各县通缉,即便是同僚嫉恨,但其中反应确实太快了些。

而后又接二连三的遭遇到袭杀,这里面或有为财而来的江湖人物,但也少不了教门在后面使上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