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甜妻辣爱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新的篇章
    “陆乐希,我不是告诉过你,玩具不可以乱扔么,你是不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呢?”乐嘉容让他站在自己的面前,十分严肃的教训道“我最后再说一遍,如果下次让我看到你乱扔玩具的话,我就会打你屁股了。”

    妈妈好可怕,他要找奶奶。至于爸爸,那还是算了吧,他家老爸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了,看着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仇人一样。

    明明他对妈妈可以笑的那么温柔,对着爷爷奶奶也能笑的那么和煦,可唯独到了他这里,就变了味道了。

    他很想问,他是不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孩子啊,不然他老爸的有色眼镜不会带的这么沉重。

    陆季雲回来之后,就看见乐嘉容正板着脸教训陆乐希,他把公文包放在了一遍,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大型训子现场直播。直到乐嘉容训累了,罚乐希一个人收拾散落在客厅里的玩具的时候,他这才不紧不慢的走向前。

    “你先看着他,我去喝点水。”教训孩子不但是一门技术活,还是一门实打实的体力活。

    刚才她只不过是发表了三分钟的演讲,就觉得口干舌燥,疲惫不堪。总有一天,她会被这个小兔崽子给气的七窍生烟的。

    陆季雲看着正苦着脸趴在地摊上收拾玩具的陆乐希,也不帮忙,等他费力的把玩具全部推在一起的时候,他这才把他抱了起来,笑一脸严肃的说,“乐希,我希望你能明白你妈妈的良苦用心,也希望你能听你妈妈的话,不要让她总是这么难过。”

    陆乐希现在虽然还不怎么会说话,但是他天赋异禀,话还是能听得懂的。他愣愣的看着陆季雲,自有记忆以来,他老爸每次面对他的时候,不是摆着一张冰山脸,就是棺材脸,总之对他就没有过好脸色。

    像现在这样语重心长的样子,绝对是第一次,他敢拿他的脸皮来保证。

    “你是一个男孩子,将来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现在你还小,爸爸会来保护妈妈的,但是爸爸希望,等你长大了,由我们爷俩来保护她。”

    原来在爸爸的心目中,他的形象是这么高大的么?

    “所以,爸爸希望你从小就要学会自律,不要那么的散漫。爸爸希望你日后能变成一个律己的人,将来,爸爸也好把公司都交给你。”

    陆乐希感动的不得了,原来他在他爸爸的心中是这么的重要,他笑呵呵的伸出小胖胳膊,紧紧的抱着陆季雲的脖子,笑的灿烂极了,还露出一排小白牙。

    陆季雲陪着乐希玩了很长时间,直到乐希熬不住困意,终于睡着了。他把乐希安顿好之后,这才疲倦的倒在沙发上,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哄孩子是这么累人的。

    乐嘉容下来之后,就看到陆季雲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她笑眯眯的坐在他的旁边,帮他按摩酸痛的胳膊,“乐希很喜欢你。”

    “他当然喜欢我,我是他爸爸,他不喜欢我喜欢谁啊。”

    乐嘉容轻轻的摇摇头,“不,在今天之前,他对你只有畏惧和抱怨。”

    陆季雲抬眼看了一眼乐嘉容,她一本正经,笑容真挚,显然并不是在说谎。

    “他害怕我?”

    “可不是么,你对他就像是对待公司里的员工一样,他那么小,只能凭借本能来判断,你是不是不喜欢他。”

    陆季雲不说话了。

    “所以,你刚才对他笑,陪他玩,他才会那么开心。”

    陆季雲沉默了小半晌,他轻轻的握着乐嘉容的手,轻声说,“以后我会注意我的态度的。我并不希望他怕我,但是我也不希望他过于散漫。”

    乐嘉容轻轻的点点头。

    “对了,真真不是说她今天要和沐晨一起过来的么,怎么还没有来啊?”

    乐嘉容一拍脑袋,不好意思的说,“哎呀,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刚才真真给我打电话了,说她老爸今天要见她和沐晨,所以,她就不来了。”

    陆季雲浅笑道“我想,吴先生这是妥协了。”

    “也该妥协了,”乐嘉容附和道“真真已经离家两年了,再说了,沐晨也不是一个靠不住的男人,一身正气,长得还那么帅,我想不明白,吴先生有什么不乐意的。”

    “那只是你的想法了,站在父亲的角度,我多多少少能理解吴先生的想法。天下哪个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过的简单快乐,沐晨虽好,但是职业太过危险,我想吴先生就是卡在这一点了。”

    对于这种说法,乐嘉容十分不赞同,“要是没有像沐晨这样的人,我们又怎么能过上安定快乐的日子呢,这些都是他们的功劳啊。”

    “是啊,我们能有这样的朋友,是我们的骄傲。”

    被两人念叨的吴真真此时正和自己老爸大眼瞪小眼,沐晨因为局里临时有事,出警了。

    “真真,你看到了,假如你要嫁给他的话,或许你们连一顿正常的饭都吃不上。”

    “那我就自己吃好了,”吴真真漫不经心的说,“或者,我去找朋友一起吃,这些都是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这不只是单纯的吃饭问题,吴真真,你难道想过那种天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么?你扪心自问,你这两年真的过的快乐么?”

    吴真真没有立刻回答,她思考了很长时间,这才正儿八经的说,“爸,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只是我就是一个死脑筋,这辈子就是认定他了,除了他,我谁也看不进眼里,谁也不想嫁。”

    “你可真是糊涂啊。”

    吴夫人听不下去了,她高调的护女婿,十分不爽的说,“老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真真交给沐晨怎么就是糊涂了。我嫁给你之后,和你吃过几顿饭,你陪我逛过几次街,那我嫁给你是不是也是糊涂啊。”

    “我现在再说真真的事情呢,你扯到我身上干什么。”

    吴夫人很不给面子的说,“我觉得不是真真糊涂,而是你糊涂了吧。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眼界也变得越来越狭隘了。”

    “你!”吴先生气的不行,“你怎么总是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啊。”

    “不是我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而是你百般阻挠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老吴,你在别扭什么呢,是真的不想让真真嫁给沐晨,还是压根就不想让真真结婚呢?”

    吴真真诧异的看着吴先生,眼里面满是惊愕。

    “爸,你不是想让我出家当尼姑吧?”吴真真浮夸的表演着,“那可不行,我现在心里还有万丈红尘,做不到六根清净,这条路绝对是行不通的,你还是早点死心吧。”

    “你这鬼丫头,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呢,别听你妈在那里胡说八道。”

    吴先生的小心思被吴夫人彻底的拆穿了,他有一点点的小尴尬,他满是警告的看了一眼吴夫人,结果后者回给他一个不加修饰的白眼,就转过头,不再看他了。

    “爸,其实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但是吧,爱情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我也曾经尝试过走你给我安排的路,可是结果呢,你也看到了,我被伤的体无完肤。事实证明,并不是你觉得适合我的路就真的适合我。”

    吴先生没有说话。

    “爸,我天资并不聪颖,所以,我不适合成为一代女强人。我只想当一个小女人,每天收拾收拾家务,给心爱的人做一顿好吃的饭菜,闲来无事的时候约几个好友出去逛逛街。爸,说出来你也许会生气,但我必须得承认,我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

    她只想做一个简单的小女人,以家为中心,好好的经营她的家庭。

    “你就这么点追求?”

    吴真真率真的笑了,“所以我才说我胸无大志啊。爸,很抱歉,我没有继续你野心勃勃的基因,是一个残次品哈。不过,你和我妈现在还年轻,要是想要生一个完成品出来,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吴先生还没说话,吴夫人就首先变脸了,“你这死丫头,再敢消遣你妈,我就收拾你了。”

    “别给我转移话题,我就问你,如果我一直不同意,你会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呢,”吴真真可怜兮兮的眨眨眼睛,“那我就只能无名无分的跟着他呗,不能光明正大的跟他出席重要的场合,只能见不得光的躲在家里。”

    这死丫头,分明就是在逼他!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才是泼出去的水。这丫头还没有嫁出去呢,胳膊肘子都已经开始往外拐了。

    吴先生气的不行,就在他准备拍桌子吹胡子瞪眼的时候,沐晨来了。

    “伯父、伯母,抱歉,我来晚了,让你们等久了。”

    吴夫人笑着说,“没事没事,小晨,你肯定忙完工作就赶来了吧,赶紧坐下休息休息。”

    沐晨爽朗的一笑,“谢谢伯母。”

    他才刚落坐,吴真真就给他递来一杯温度适宜的茶,在他的耳边轻声说,“赶紧喝吧,我早就给你备好了的。”

    吴先生见他们两个旁若无人的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轻咳两声,成功的引回来两个人的注意力。

    “沐晨,如果我不同意,你是不是也要和真真结婚?”

    “是。”沐晨坚定的说,“没能得到您的同意,是我们最大的遗憾。只是我和真真早已经认定了对方,我不会轻易的放开她的手,就算是您一直不同意我们的事情,我也不会放弃的。”

    吴真真紧紧的握着沐晨的手,眼里满是感动。

    吴先生又看向吴真真,他低沉的说,“真真,你的心里难道没有一点点对我们的愧疚么?”

    吴真真听完,心里难受极了,她站了起来,一下子跪了下来,沐晨见状,也急忙跪在她的身边。

    “爸,对不起,我知道我惹你伤心了,只是我不想让你生气,也不想离开沐晨,你们两个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我哪一个都不想伤害。”

    吴先生见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沉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扶起他们两个,语重心长的对沐晨说,“既然你们执意要在一起,那我也就不做恶人了。沐晨,我把真真交给你了。”他把吴真真的小手放在了沐晨的大手里面,“接下来的路,就看你们自己了。”

    “爸,”吴真真扑到吴先生的怀里,哭的是稀里哗啦的。“爸,谢谢你,我爱你。”

    “好了好了,多大的姑娘了,还在这里哭鼻子,害羞不?”

    本来他对沐晨这个人是没有意见的,只是觉得他的职业太过危险,担心吴真真嫁给他之后,日子不安稳。他一直都很纠结,只是当他真的做出了决定之后,那种如影随形的纠结感彻底的消失了,一直压在他心里的沉重大山也不见了。

    现在的他真的是一身轻松。

    “伯父、伯母,我会和真真好好的过日子的,谢谢你们的成全,真的是太谢谢了。”

    沐晨很少有失态的时候,这会儿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快要飞起来的心,笑的是格外的灿烂,还露出一口白亮的牙齿。

    最高兴的莫过于吴真真,之前的挫折都不算什么,最终她没有失去任何一个她在乎的人,这对她来说,绝对是老天爷送给她的最美好的礼物了。

    “沐晨,今天晚上叫上正莘还有嘉容他们,咱们聚个餐。我真的是太高兴了,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们分享这个好消息了。”

    吴先生失笑道“你还真的是藏不住事儿啊。”

    “这可是好事啊,干嘛要藏着啊,分享出来大家都开心啊。”

    吴夫人瞥了一眼吴先生,“真真,别听你爸的,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顾忌那么多。”

    晚上,所有被邀请的人都如数赴约,吴真真的好心情从白天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亲爱的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乐嘉容率先说,“恭喜你们取得家人的同意,你们时候办婚礼啊,我到时候给你们包一个大红包。”

    “啊?你已经猜到了啊。”

    乐嘉容调皮的眨眨眼,“这还用猜么?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呀。”

    吴真真嘟着嘴说,“嘉容,你这么聪明的话,会很容易没有朋友的。”

    “那你们算什么呢?”

    陆季雲接着说,“现在真真和沐晨已经确定了,”他转头看着少堃,“你和正莘呢?”

    少堃挠了挠头,憨厚的说,“我随时都可以,就看正莘怎么想了。她要是愿意的话,我明天就想结婚。”

    吴真真取笑道“这么迫不及待啊。”

    “对啊,我想这一天已经想了很久了。”

    少堃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吴正莘羞的狠狠的掐了他的腰一下。

    “这有什么的,大家都是好朋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正莘,嫁给我吧。”

    众人开始起哄,吴正莘羞的不行,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乐嘉容不甚满意的说,“少堃,你的求婚敢不敢在寒暄一点啊。”

    “我之前已经求过一次婚了,这是第二次了。”少堃被喜悦冲昏了脑子,转头间就把陆季雲给出卖了。“对了季雲,你不是说咱们要一起举办婚礼么?”

    “一起举办婚礼?”几人异口同声的问。

    “是啊,我找了一个庄园,很适合举办户外婚礼,之前我带着少堃去看过了,现在就看你们的意见了。”

    吴真真想也不想,直接说,“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能和好朋友一起举办婚礼,很有意义啊。沐晨,我想一起举办婚礼,你呢?”

    沐晨宠溺的说,“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没有意见。”

    吴真真自主的充当了c,她又问,“正莘,你呢?”

    吴正莘害羞的摇摇头,“我也没有意见。”

    “好,事情就这么定了。”

    乐嘉容佯装不满的问,“真真,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啊。”

    “嗨,你还用问么?肯定是没有意见啊。”

    乐嘉容爽朗的大笑,“哈,知我者,果然是你真真也。行,那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下面咱们开始选日子吧。”

    “不用选了,这周六就是一个好日子,我觉得挺好的。”

    乐嘉容看了一下手机,揶揄的说,“少堃,今天都是星期四了,你就这么猴急么?”

    “早点把正莘娶回家,我这心啊才能彻底的安定下来。别说我,我才沐晨和季雲也是这么想的吧。”

    被点名的两人很诚实的点点头,沐晨老老实实的说,“只要盖章了,才有保障啊。”

    “去你的。”吴真真轻轻的打了他一拳,“你还不相信我啊。”

    “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没有安全感而已。”

    “噗,沐晨,我才发现你竟然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啊。”乐嘉容坏笑道“真真啊,你没有给他安全感啊,回家好好反思一下,要不面壁思过也行。”

    吴真真哭笑不得。

    少堃笑着说,“要不咱们明天分头行动吧,该领证的领证,该发帖子的发帖子,然后后天开开心心的结婚去咯。”

    陆季雲点头,“这个我赞成,就这么办吧。”

    话虽这么说,但是陆季雲一个人就搞定了所有的杂事,让另外两对安安心心的去领证了。

    一天的时间转眼即过,三对新人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婚礼只邀请了亲朋好友,以及一些重要的合作伙伴,宴席不多,但是气氛温馨,欢乐萦绕了整个庄园。

    在神圣的音乐里,三位准新郎牵着各自心爱的姑娘,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交换了爱的誓言,幸福的结为了连理。

    “下面,我宣布,帅气的新郎,你们可以亲吻美丽的新娘了。”

    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新郎们早已经掩盖不住自己狼一样的气息,强硬却不失温柔的吻上了心爱的姑娘的红唇。

    陆季雲也不例外,他温柔的亲吻了乐嘉容的唇,虔诚且热烈。

    “嘉容,我爱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彼此信任、互相包容、相亲相爱、共度一生。

    乐嘉容眨眨眼睛,她轻声的对陆季雲说,“亲爱的,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

    “你又要当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