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联苏抗美(1 / 2)

喧哗与骚动隐藏在看似平稳的政局之下,在短暂的质疑之后,艾登的支持率稳步回升,药物依赖对英国来说并非罪不可赦,更何况是情有可原。

又不是中国,我们自由世界长期和毒品共存,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宣布毒品合法化,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这是人类灯塔美利坚的独有待遇,英国一个区区过气霸主,就别想在这种事上做出头鸟了。

不过在另外一个领域还会可以反击的,肯尼迪的风流韵事,以及坊间新闻绘声绘色的说肯尼迪是一个快枪手的舆论,在英国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开来,对英国的舆论能力来说,区区国界并不是阻碍,很快集中在肯尼迪身上的舆论,就冲出英国走向世界。

“反攻北美,指日可待啊。”艾伦威尔逊一副优势在我的样子,看了几份报纸,果然是老牌帝国主义不可战胜。

关键是对下三路的事,不只是英国人感兴趣,不然太阳报为什么这么受欢迎?

美国人一样也是感兴趣,更别提美国不同的报纸和英国一样各自有支持的党派,攻击总统的私生活没有风险,为什么不做?

美国人挖自己总统的情史,比英国上心的多,截止到目前已经很有进展。掏粪工们认真的梳理着一切可能和总统有关的女性。

肯尼迪的情人既有一众当红女艺人,也少不了白宫的妙龄女助理。

其中“有名有姓”的至少八位:如提及与肯尼迪的情事始终羞涩不已的美腿演员安吉·迪金森;周旋在黑帮老大与总统之间,并受到联邦调查局严密监视的朱迪思·坎贝尔·埃克斯纳;得到肯尼迪十一封亲笔信和三封电报倾诉衷肠的瑞典情人格尼拉·波斯特。

“身材苗条、非常漂亮的”白宫新闻办公室实习生米米·艾尔福德;梦想成为“第一夫人”的玛丽莲·梦露;第一夫人的新闻秘书帕梅拉·特纳;还有被人们戏称为“闲聊”和“胡扯”的两位白宫秘书。

此外,还有一众肯尼迪在各种场合结识的好莱坞女明星和应召女郎。

这个年代处在新老交替时间,哪怕是美国也有大批人对一个男性有这么多和妻子同等地位的女士感到不满。

但肯尼迪确实又是很有魅力的人,于是支持者更加支持,反对者更加反对。

要是越战爆发就好了,肯尼迪就不会这么烦恼,越战摧毁了美国对这种事的看法,塑造了美利坚版本的垮掉一代。

对于肯尼迪那个瑞典情妇格尼拉·波斯特的相貌,艾伦威尔逊做出了判断,不如葛丽泰·嘉宝。

艾伦威尔逊去了一趟唐宁街十号,是首相艾登叫他去的,不可否认他为了受人爱戴的首相,狠狠出了一口气,这令艾登本人十分满意。

艾登还关心了关于谁可能是泄密者的问题,并且极为重视。

“保守党党派内部的事情,我们如果发表言论,可能会破坏白厅的中立形象。”艾伦威尔逊沉吟了一下道,“不过那位医生是没问题的,这一点已经首先可以排除,会不会是首相的家人在无意间泄露出去的?”

艾伦威尔逊首先排除了医生的问题,然后采取相反的态度了首相亲属泄密的可能?其实作用只有一个,将怀疑范围锁定在保守党高层。

“我的家人不可能把药物依赖的事情泄露出去。”艾登断然否决了这种怀疑,顺着艾伦威尔逊排除的两种可能,开始对保守党内部有所怀疑。

“调查大臣,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艾伦威尔逊有些为难,“哪怕是首相的意思,可我们作为贯彻内阁指示的事务官,也是相当为难的。诚实的说,可能会在未来对我们有所困扰。”

今日的议员和大臣,就可能是明日的首相,要是被调查的人,哪怕是秘密调查,未来要是成了首相,那么作为调查的直接领导者,联合情报委员会秘书长的艾伦威尔逊,岂不是又被反攻倒算的风险?

这一点艾登也一清二楚,不能排除有人在窥视神器,保守党内部有人想要代替他做首相。

“你怀疑……是担忧的很有道理。”艾登郑重的点了点头,低声道,“所以应该在暗中进行,我们当然不怀疑任何一个励志于造福国家的人才,但某种程度上现在也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在这个敏感时刻,有人在破坏英国维护国家利益的决心,是不可原谅的。”

“我明白了,首相。”有感于首相维护国家利益的决心,艾伦威尔逊思想上也更进一步,然后询问,“我听说首相要邀请苏联航天员对英国访问,外交部对此有所困惑。一些声音认为,是不是会引起美国的不满?”

“外交政策我本身就是一个内行。”艾登说完话,忽然眉头微皱像是想起来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