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 第716章 张小北终于醒来(大结局)
    “小北啊,现在金盛集团和滨州各大煤业集团日子更加难过了。”

    “林贵生说,你们金盛集团现在块煤只有950元吨,末煤已经500元吨了。”

    “而且前期你们滨煤集团的质量发生了变动,1—4月份的总体平均售价,已经不到550块钱了。”

    “滨煤集团的中块现在900元吨,末煤480元吨。”

    “平峰集团的中块910元吨,末煤490元吨。”

    “外资掺和的那家煤炭企业,中块890元吨,末煤475元吨。”

    “凤州煤业集团中块880,元吨,末煤只有420元吨了。”

    “现在你去滨州看看,到处都是煤山煤海啊。”

    “大家每天都在翘首以盼,希望看到那成群结队的火车皮和大卡车,煤矿的日子现在很难过……”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左丹雅每天不断地坚持着。

    “快了,马上就要见底了,煤炭形势已经到达了低谷,我觉得该反弹了。”

    张小北静静地躺着,嘴里悠悠地吐出了几个字。

    “不是你的判断有那么准吗?”

    “哎?不对,张小北,你醒了?”

    左丹雅一下子扔掉了手中的那几张打印纸,跟小鸟一样飞了起来。

    她激动地流着开心的清泪,摇了摇张小北。

    张小北也悠悠地睁开了眼睛“昨天就醒了,只是说不出话来,身子也动不了。”

    “你这刚才一摇,我这身子都快散了架了。”

    “咳咳咳……”

    张小北摆了摆手,还咳嗽了几声。

    “你别动,我跟医生联系一下。”左丹雅比较兴奋,就跟一只小八哥一样,叽叽喳喳开了。

    然后来了一个外国医生,还来了一个医用车,把张小北转移到了家里的床上,进行了必要的检查。

    “各项机能都正常,没有什么问题。”当然人家说的是外国话,张小北听不懂,左丹雅可以听明白。

    “那就多谢医生了。”左丹雅一脸的笑意,张小北知道自己没啥问题了。

    送走了一声,左丹雅说“小北,医生说了,你各项机能都保持的很好,做一些恢复训练,很快就能康复了。”

    张小北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了,小雅,我想尽快把《结婚证》给办了。”

    “行,等你好了,我们回国内,先把这个事儿办了。”左丹雅也不管那么多,然后冲着门外喊了一声“小改,小新,快来,爸爸醒了。”

    紧接着,张小北听到了门外咚咚咚咚跑步的声音,然后门被推开了,好像两个童话中的孩子,已经微笑着站在了张小北的面前。

    “dady,我是张小改,又叫ra,我爱你。”男孩子说着还在张小北脸上亲了一口。

    “dady,我是张小新,又叫helen,我爱你。”女孩子说着也在上小北脸上亲了一口。

    “ra,helen,我叫张小北,是你们的父亲,我爱你们。”

    张小北说着,居然坐了起来,抱着了两个孩子,在两个孩子的额头轻轻地亲了一下。

    可是这个时候的左丹雅却是受不了了,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了下来“小北,你会动了,你居然坐了起来……”

    “这是爱的力量。”张小北笑了笑,直接下床了。

    虽然一开始还有那么一点力有不逮,但还是挪动到了左丹雅的跟前,两个人就在孩子的面前,深情地拥抱在一起。

    俩孩子倒是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给他们的爸爸妈妈拍起了小手。

    ……

    “小北,你没有好起来,我担心你,可这你慢慢要好起来了,我更担心你。”左丹雅说道。

    “担心什么?”张小北问道。

    “担心你又会回到金盛集团,把我们娘儿仨给扔这儿。”左丹雅笑着说道,他知道张小北是什么人。

    “那你告诉他们,我现在已经好了,看看他们什么反应。”张小北微微一笑。

    “你什么意思?”左丹雅有点儿不解。

    “小雅,企业每个阶段需要不同的执掌者,我已经不适合再做金盛集团的总裁了。”

    “现在的企业已经充分进入了大融合,大发展的阶段,大集团化、基地型的企业发展模式已经基本成型。”

    “现在不是金盛兼并别人,就是别人来兼并金盛,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还是那句话,单打独斗的大侠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一个讲合作,讲发展,将协作的企业时代,我应该退出来了。”

    “更何况,金盛赋予我的使命,我已经完成了,没有必要在去打扰他们了。”

    “改革这个事情,在每一个时期,都有独特的制度和独特的个体出现。”

    “这是一个规律,改革一直在进行,我们企业的发展模式也一直在改变。”

    “就煤炭行业来讲,最初的计划经济我们就不说了。”

    “之后,首先出现的是承包制,不能否认这种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城乡煤炭经济的发展,但是于今天已经不合适了。”

    “当然,与承包制共同存在的,还有老式的g有管理方式,可是大锅饭这种事情,同样存在很多弊端,所以现在正在进行资产货币化改革,充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还有在我们滨州能够看到的旧有的军工企业,同样现在开始走民用的路子,这都是在改革,不改不行啊,职工们需要吃饭,企业需要生存。”

    “我们再往后看,纯粹的民营企业,对利润有着独特的追求,而社会责任则是履行不到位,但企业是个社会存在,很多民营企业走偏了。”

    “还有一些民营企业,快速扩张,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人才资金不能续借,盲目扩大生产,这是发展的眼光不足。”

    “我们再说说承包制同时存在的集体经济,那同样是个临时性的存在,当然也有搞的好的,但是企业走向市场,走向世界是个大方向,集体经济的眼光不行,所以被淘汰了。”

    “要让我看,只有遵从d的领导,坚定正确的方向,用现代化的管理手段,充分打破现有企业僵化的管理模式,充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才是企业的有效出路。”

    “企业的组织形式,也仅仅是个形式,但不论是什么形式,充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已经是势不可挡的趋势了。”

    “改革,特定的年代,有特定的制度。”

    “时代在发展,企业也再更新换代,需要一批又一批有理想有抱负的企业家出现,在经济的大潮之中带领老百姓致富。”

    “这是一种精神,我暂时把它称之为‘企业家’精神。”

    “所以,金盛的命运应该交给金盛所有的人来把控,应该交给现代企业制度去管理。”

    “我张小北不是救世主,更不是一人之力能够起死回生的天兵天将。”

    “而且,我为了金盛,已经三次付出生命的代价。事不过三,这与我,与金盛,都已经是一个交代了。”

    张小北说着,还以一种淡然的眼神看向了左丹雅。

    n内吗?”左丹雅问道。

    “会啊,为什么不会,首府那么多套房子还等着我处理呢!对了,石经山的房子现在多少钱一平米啊?”张小北笑着问道。

    “三万四,我天天关注着呢。”左丹雅笑着问道。

    “也就是说,我当初投资的房子,三千万直接翻了17倍,现在光那些房子就五个多y了,这能不回去?我可是妥妥的房哥啊。”张小北现在就开始嬉皮笑脸了。

    “还有啊,我始终觉得自己是龙的传人,我应当回到故乡去,我老爹老娘都还在老经那里呢,我也得早早回去看看。”嗯,这个是真的。

    “好吧,我们全家都是龙的传人,都应当回到故乡去。”

    n家的变迁发展,去故土养老!”左丹雅说着,便已经依偎进了张小北的怀中。

    张小北顿时觉得这一家子才算是完整了。

    “不对吧,小雅,咱俩是养老的年纪吗?”张小北摸着左丹雅的头顺说到。

    换来的,是左丹雅粉拳直捣小心口……

    “对了,小北,你回去之后,总得干点什么吧!”左丹雅问道。

    “改革,一直在路上。我会关注企业的改革发展,做一些研究性的工作,做一些见证性的工作,这样,就足够了。”张小北说着,拍了拍左丹雅的肩膀。

    ……

    此时的张小北慢慢舒展了一下腰身,躺了下来。

    就躺在这绿色的草地上,艳阳高照,暖烘烘的,而左丹雅的头就枕靠在张小北的胸口上。

    两个孩子在草地上奔跑嬉戏。

    还有两只奶牛,在耐人寻味地游荡着。

    ——张小北,好梦成真。

    改革大梦,一样成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