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 当面挖角(1 / 1)

拍摄开始之前,正进行着最后的确认。围着中森明菜鞍前马后的现场工作人员,目光有意无意落到她的左手无名指上。

海蓝宝石戒指不算什么,但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叫人不由得多看一眼。

不过,像明菜桑这样的大明星,如果要结婚,怎么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用海蓝宝石戒指打发。这应该是常识才对。把戒指戴到了左手无名指,也许只是因为预感到了好事将近……又或者,只是因为明菜桑今天心情好,觉得戒指戴在无名指好看。

八卦之心,让现场的工作人员对着那一枚戴在无名指上的海蓝宝石戒指,在心里想些有的没的。不过,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被收了起来。

中森明菜泰然自若,不可能得知身边的人在想些什么,当然,也并不在意。

完成了入籍之后,这几天里,她按着行程本上每一天的工作安排,有条不紊的完成自己的行程。

和岩桥慎一交往多年,同居也已有一段时间了。与入籍之前相比,入籍之后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两样。同一屋檐下,这些年来培养出的共同生活的默契,也并无改变。

虽说如此,中森明菜自己却在心里觉得,自己的心态,与入籍之前有了些许的不同。最明显的一点是,成了岩桥慎一真真正正的太太以后,中森明菜更想要快些回家了。

希望能尽早收工回家,像个普通的太太那样料理家事,照顾下班回家的岩桥慎一。

如果可以,中森明菜还想替他准备午饭的便当,每天在他出门之前,把便当盒放到他的手提包里。不过,以岩桥慎一每天的安排,好像用不着带便当。

她小时候见到过的母亲千惠子为了大家庭燃烧自己的身影,是她对于“结婚”这件事最初也最深刻的印象。但是,她也早就已经知道,自己所看到的的母亲的身影,并非是自己也要去走的一条路的缩影。

自己要去过自己的人生。对于结婚生活的想象,以及进入了婚姻生活的现实。

中森明菜作为一个刚刚迈入婚姻的新手,还处在需要找寻现实与理想的平衡的阶段。

昨天早上,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岩桥慎一告诉她,野崎俊夫下了招待他的请帖。两边定下来的见面时间是今天晚上。有应酬招待,岩桥慎一肯定回去的很晚。

中森明菜也知道,野崎俊夫约岩桥慎一见面,是为了决定合约的问题。

有岩桥慎一出面代为谈判,让中森明菜感到安心,一身轻松。

……

近来,中森明菜的状态好得很。

老经纪人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而如此容光焕发,但在一开始为她结婚这件事高兴之后,又在心里悄悄想,这个什么都写在脸上的中森明菜,实在有点傻气。

大本在事务所那边消息灵通,先前,早早知道了中森明菜结婚以后也会继续工作的事。如今,又从交好的一位董事那里听来,中森明菜要了份高条件的新合约。

“如果没有那位岩桥桑出谋划策,明菜酱可做不到。”那位董事如此说道。岩桥慎一这个人深谋计算,个性单纯的中森明菜,结婚对象是这样一个人,不知道是好是坏。

不过,大本却在心里想,这么深谋计算的一个人,却自始至终站在中森明菜一边,没有伤害过她。既然如此,岩桥慎一的这一份深谋计算,至少对中森明菜来说不是坏事。

大本是经纪人,不是事务所的决策人,无所谓中森明菜的新合约条件有多高。老经纪人心中有数,嘴上不问,只在心里等待结果。

这几天里,老经纪人冷静,中森明菜高兴,只有小助理认真烦恼。

岩桥慎一抛出了挖角的意思,结果,开了个不明不白的话头,就没了下文。明明平时看起来也是个很爽快的人……

烦恼了两天之后,小助理终于意识到烦恼无用。自己在这里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岩桥慎一有什么理由挖角自己。

但在经过了两天的烦恼之后,小助理却意识到,自己的这份烦恼,与其说是围绕着岩桥慎一要挖角她这件事,不如说是围绕着她自己。

她这样的人,到底是哪一点被岩桥桑看中了呢?或者说,她这样的人,有着什么看起来十分必要的闪光之处吗?

小助理尽管自认为一无所长,是个只会跑腿和默念助理手册的笨蛋,但在心里,对于她自己,还是有着一份小小的、不仔细看就发现不了的期望。

烦恼既然无用,也只能放到一边。小助理总算调整好了心态,决定把这件事暂且忘掉。稳重了两天,再度恢复往日健谈开朗的样子,让大本和中森明菜都对她出言调侃。

不过,大本也好,中森明菜也好,都关心她的烦心事是不是已经解决。

“没问题的!”小助理斩钉截铁,干劲儿十足。这副就差攥起拳头的样子,实在是惹人发笑。

送中森明菜到了拍摄现场,在她工作的时候,随时打下手把需要的东西递过去,为了她向见到的每一个人鞠躬问好,拍摄即将结束时,就在旁边早早恭候。

小助理忙忙碌碌,内心充实。

晚上的工作结束,老经纪人送中森明菜回家。今天,明菜桑趁白天工作的间隙,顺便逛街买了一点点东西。

最近,中森明菜在工作和工作中间的空隙里,时不时会这么逛个街,随手买下点什么。东西分量多时,就按惯例让店员送去事务所。东西不多,就等着送她回家时,由小助理充当拎包小妹。

今天,中森明菜买得不多,这一会儿,小助理自然而然,跟着她上楼。

前两次,小助理送东西上来的时候,岩桥慎一都还没有回来。

爱撒娇的小狗健太,听到有动静就会往玄关这边跑。小助理想着,等下又要见到可爱的健太,心里觉得高兴。

一进了门,果真小狗健太兴冲冲跑过来,在她和中森明菜的脚边打转。小助理扶着膝盖,笑眯眯地跟小狗打招呼,“晚上好哦~健太酱!”

中森明菜留意到玄关的鞋子,滴咕了一句:“慎一已经回来了。”

小助理光顾着跟小狗玩,没听清楚中森明菜说了什么,抬起头看过去。下一秒,岩桥慎一穿过走廊,往玄关这边走来。

……

“你回来了。”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说。

中森明菜回了一句“我回来了~”,又道:“比想象中回来的要早。”

“野崎桑手下留情,没有太难为我。”岩桥慎一的语气,让人猜不着这话是真的还是玩笑。不过,当着小助理的面,中森明菜也不便问太多。

他跟家里人打完招呼,把目光移到旁边的小助理身上,点了点头,“桃井酱,好久不见。”

“……”小助理眨了眨眼睛。

为什么,岩桥桑会在家?她脑袋里冒出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

这几次不管是来接中森明菜,还是替中森明菜跑腿把东西送上来,都没有见到岩桥慎一。小助理不知不觉,下意识地以为,不会见到他。

小助理回过神来,用力低下头,“岩桥桑!晚上好!”

岩桥慎一没忍住,笑了出来,打趣道:“看这反应,像是见到了很可怕的家伙一样。”

“不,没那回事。”小助理急忙否认。

这下,连中森明菜也忍不住了。她瞄了岩桥慎一一眼,责怪他捉弄人。

岩桥慎一看着这个面对自己时突然紧张起来的小助理,想了想,邀请她,“难得见面,桃井酱要喝点什么?”他看到放在玄关上的纸袋,说了句:“今天也辛苦你了。”

小助理摇头,准备拒绝,“大本桑……”

岩桥慎一跟她商量,“让大本桑先回去,等下替你叫出租车,行吗?刚好有点事,想和桃井酱商量。”

中森明菜在旁边开始觉得好奇,“是什么事?”

“明菜你一起听再好不过的事。”岩桥慎一回了一句。又看向小助理,“怎么样?”

小助理“唰、唰”点了点头,像个准备不充分却被点了名回答问题的学生。

岩桥慎一去泡茶,中森明菜去给大本打电话。小助理本来挺直了腰杆坐着,小狗健太却跑来她身边,她抱起了小狗,心情也跟着松弛了下来。

其实,刚才那么紧张,也不全是因为心里想着岩桥慎一先前那个挖角的提议。不如说,是因为下意识认为不会见到岩桥慎一、却偏偏见到了他,这样一份心想事不成带来的心虚。

真要说的话,岩桥桑是个再好说话不过的人了。小助理跟健太一起玩的时候,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岩桥慎一端了个盘子过来,送上泡好的茶,“跟明菜比起来,我就泡不出好茶。”

打完了电话回来的中森明菜,听到这一句,笑他,“这么说可失礼了。”

“是吗?”岩桥慎一好奇。

中森明菜笑着回答,“让泡不出好茶的先生泡茶待客,这还不失礼吗?”她顺便挖苦自己一句,“而且,当太太的袖手不管,也很失职。”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认真点头,觉得言之有理。他想了想,顺口找理由,“不过,我们才是新婚,还没有待客经验。”

实习期的小小失误在所难免。岩桥慎一跟小助理说:“就请多多担待了,桃井酱。”

中森明菜哈哈大笑。

小助理听着这对夫妇之间的对话,心里又觉得两个人关系好,又为自己被这样的两个人一起招待,感觉到一点紧张。

岩桥慎一开过了玩笑,说起正事,“之前,不是和桃井酱商量过吗?”

“诶?”

小助理愣了一下。

小助理的反应,像是把这件事给忘到了脑后似的。然而,她当然不可能是忘记了这件事,不仅如此,还在心里认真纠结过。只不过,纠结了半天,既没有给岩桥慎一打电话问一问详细的勇气,也没有把这件事说给中森明菜听的勇气。

小助理迷迷湖湖,但多少开始觉得,自己缺少的这份勇气,根源其实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岩桥慎一当着中森明菜的面开始挖角,“之前和桃井酱提议过,让她从研音离职。”

中森明菜也感到惊讶,没想到他暗地里干过这样的事。不过,夫妻两个的默契让她知道事出有因,于是,替小助理发问:“让桃井酱从研音离职,然后呢?”

“我的打算是,邀请桃井酱入职你的新事务所。”岩桥慎一把答桉说出来。

新事务所?

小助理在旁边听着,睁大眼睛。

……

今天,岩桥慎一和野崎俊夫的见面商谈,研音那边,最终松口答应了让中森明菜升格为研音股东的条件。

当然,既然是谈判,哪怕是前来答复的最终一场,也不可能那样轻松的一锤定音,仍旧是经过了一轮拉扯,从一个其中一方不满意的方案,拉扯到另外的一方也不满意,两边各自出击,确定了底线之后,再各自慢慢后退。

谈判这种事向来如此。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没有谁会在一开始就把心中的底线露出来。谈判这件事,就是相互试探底线,在能试探到的那个极限的点一锤定音。

这一次与野崎俊夫的见面商谈,虽然在说着关于婚礼的事时,两个人宛如岳父与女婿一般的充满温情,但是,撤去了关于婚礼的话题,聊回到利益相关,照样摆足了进攻的架势。

而等到真正想要的东西确定了下来,在这之后,也就来到了可以签订新合约的阶段。

岩桥慎一之前与中森明菜商量过,结婚以后,许多东西都要发生改变,所以,不如直接关掉她原来避税用的个人事务所,重新成立新的个人事务所。

当然,由于艺人本质是自营业,所以个人事务所与代理经纪约的事务所,不是一回事。

这一回,中森明菜身边转变,今后的工作方式与她先前也会有所不同,等到新的个人事务所成立,具体的运营,也要更像样一些。

岩桥慎一希望找可靠的人来加入这个新事务所,一开始就想到了小助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