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 一支曲子(1 / 1)

能够感受到时代的脉搏,正是因为身处在时代之中。

在蒲池幸子初出道,学习如何掌握作词方法的时候,岩桥慎一发现了她拥有着一份天赋的洞察力。尽管她自己也不太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但却能以她自己的方式表述出来。

正因如此,岩桥慎一才会一早就对她说,不要畏惧时代,不要把时代想象成是什么不可触碰的东西。蒲池幸子细微的洞察力,以普通人的视线来观察世界的角度,以及这份在感受到了时代脉搏之后的迷茫,都是她的可贵之处。

渡边万由美把“艺能界从业者对大众要负起责任”当作行事的准则,岩桥慎一也这样认为。

时代遭逢变化,能把握住大众的内心、被大众需要的从业者,才能获得真正的胜利。

泡沫破灭,人就陷入不安。大众一方面回避现实,让身体倒向无需思考的舞曲。另一方面,内心受挫,感到不安定的时候,也期待着得到理解与抚慰。

蒲池幸子珍贵的地方就在于,她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我”来看待这一切。在岩桥慎一看来,能够以普通人的视线看待这个世界,也就能够做出打动普通人的作品。

普通,一向都是可贵的。

岩桥慎一想着这些,却告诉她,“关于问题的答桉,我也不清楚。”

就算是他,也不可能解答蒲池幸子的迷茫。不如说,蒲池幸子所感到的迷茫,既是时代带给她的,更是她作为身处时代之中的一个人,自己所感受到的,属于她的。

“不过,”岩桥慎一话头一转,“感到迷茫也没什么不好。人意识到自己身处在时代之中,才有机会弄清楚,自己在这个时代想要什么,此时此刻的人们又到底需要什么。”

蒲池幸子认真听着,“想要什么,又需要什么……”

岩桥慎一点到为止,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有些问题,只有自己才能找到答桉。对蒲池幸子这样拥有着天赋的洞察力的人来说,由她自己思考,要比告诉她应该怎么做,更加合适。

赤松晴子说,大家都处在同一个时代之中。岩桥慎一则说,时代并不是什么难以触碰的东西。蒲池幸子隐隐约约,摸到一点头绪,她出于直觉一般的,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两个人的对话至此告一段落。

这时,早就发现了角落里正在说话的岩桥慎一和蒲池幸子的大黑摩纪,看这边的对话结束,兴致满满的往这两个人所站的位置走去。

……

&n内部交游广阔,人缘极好。歌手之中,无论男女,都有她的好朋友,连工作人员以及给她担任和声的班底,面对她这爽快开朗的性格,也赞赏有加,个性安静、善于照顾人的森友岚士,甚至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的来疼爱。

&n,头号社交达人,非大黑摩纪莫属。她自己还在公司里发起了一个小团体,具体的活动内容就是偶尔去喝一杯,或者一起打个麻雀。

多亏岩桥慎一对她的嗓子盯得紧——毕竟她每次开演唱会都是大场地,对嗓子的要求高得很。岩桥慎一要求歌手定期安排检查和护理,他态度如此,让大黑摩纪也自觉收敛,没有玩得太过分。

我行我素如大黑摩纪,对岩桥慎一向来也是尊敬有加,对他的建议与要求,向来是认真听取。既然岩桥慎一看重歌手的嗓音,大黑摩纪也就有了不做太多让岩桥慎一失望的事的意识。

大黑摩纪与蒲池幸子之间相处的也不错,在nzo内部,蒲池幸子关系最好的女歌手就是大黑摩纪。

与和赤松晴子相处时那种无需多言的微妙气氛相比,蒲池幸子与大黑摩纪在一起的时候,来得更为活泼。或者说,是被大黑摩纪的热情推着,一路狂奔。

大黑摩纪连在岩桥慎一的面前,也一向爽朗大方,“岩桥桑!晚上好。”

岩桥慎一收下这句从感觉上来说,宛如扑面而来的热情招呼,和她说了几句,准备走开。不过,难得和蒲池幸子一起逮住了岩桥慎一,大黑摩纪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有大黑摩纪拉着岩桥慎一说些有的没的,蒲池幸子也跟着自在了许多,先前的拘谨也跟着烟消云散。

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有大黑摩纪挡在前面,并且与岩桥慎一轻松相处的缘故。

……

走开了的赤松晴子,此刻不知道去了哪里。蒲池幸子和大黑摩纪挨着坐在一起,岩桥慎一在她们对面落座。

当着岩桥慎一的面,蒲池幸子就不点含酒精的饮料。

大黑摩纪正跟岩桥慎一说着上次他举办生日会时发生的事。那一天,织田哲郎也来参加了生日宴会,大黑摩纪引荐了他和蒲池幸子见面。

“两个人都出乎意料的害羞,让夹在中间的我,像个正在介绍相亲的媒人。”大黑摩纪有的时候,说起话来,多少有点口无遮拦。

蒲池幸子听到这一句,脸颊当即发热,觉得不合适,想出言辩驳。

不过,岩桥慎一压根就对大黑摩纪的夸张发言不感冒——甚至暗戳戳在心里想,这种夸张的说话方式,莫非是一种北海道通行的幽默?

但愿此刻正在国外独自旅行的美和酱,没有突然之间喷嚏连连。

“摩纪酱你一直说个不停,幸子和织田桑,当然会无话可说。”岩桥慎一吐槽道。

蒲池幸子听到这一句,不禁笑了。抬起视线,后知后觉意识到,岩桥慎一把她的神情变化都看在了眼里。

“岩桥桑偏袒幸子酱,对吧?”大黑摩纪大着胆子揶揄老板。

岩桥慎一认认真真,“天平要保持平衡嘛。”

在挖苦人这件事上,唯一能赢得了岩桥慎一的,只有渡边万由美。大黑摩纪这一点水准,到了岩桥慎一的面前,就只有乖乖认栽,老实一点的份儿。

大黑摩纪夸张归夸张,但蒲池幸子与织田哲郎的初次相见,两个人的确是都很拘谨。

蒲池幸子听过织田哲郎的曲子,对他的才华尊敬有加。她和大黑摩纪称赞了织田哲郎的曲子,大黑摩纪记在心里,就想方设法,要介绍织田哲郎给她认识。和欣赏的作曲家初次见面,对方也不是那种善谈的人,拘谨当然是在所难免。

反过来,织田哲郎也不是那种擅长当面接受别人赞美的人。

岩桥慎一听着大黑摩纪的描述,对于那一场初次见面的场景,倒是十分理解。

话也说回来,大黑摩纪这副个性,也就是蒲池幸子和织田哲郎都知道她是个爽快的好人。换做是对她缺乏了解的人,多半要对她心生几分反感。

不过,岩桥慎一有点好奇,“幸子喜欢的是织田桑的哪一支曲子?”

蒲池幸子告诉岩桥慎一,是一首叫《ut》的歌。她向岩桥慎一解释,这首歌发行于四年前,是收录在织田哲郎参与组建的乐队发行的专辑里的一首歌。

&n的掌舵人,织田哲郎全力以赴,支持着。

大黑摩纪在旁边负责补充,那时,织田哲郎和的几个乐手组了支乐队,不定期进行音乐活动,也通过当时与有制作合约的唱片公司发行了几张单曲,以及一张专辑。

这支玩票的乐队毫无水花,发行的作品只卖出了几百张。尽管在当时,织田哲郎身为作曲家,已经成功为tube了一些畅销曲,但他本人却跟走红这种事沾不到边儿。

而在乐队停止活动以后,乐队曾发行过的曲子里,有几首在之后又被重新编曲填词,交给了其他的歌手来唱。

这种做法在业界十分常见,区别只在于,有的歌曲原创者就已经把它唱红,有的歌曲由原创者演唱时无人问津,压箱底多年后又被翻出来使用。

蒲池幸子能翻出这样一张毫无知名度的专辑,并且还在听过之后送上了赞赏,对织田哲郎来说,尽管脸上表现的拘谨冷澹,但在心里,却一定高兴得很。

或者说,就是因为在心里高兴和感谢,反而才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蒲池幸子。

岩桥慎一觉得有点稀奇,“幸子是怎么发现这首歌的?”

蒲池幸子回答,“浅草那里有一家中古唱片店,收藏了很多旧唱片,许多从来没有听过名字的歌手的唱片也都有。我想,成为歌手,也要尽可能的多听别人的音乐……”

所以,是在淘旧唱片的时候,发现了这支既熟悉又陌生的无名乐队就是了。

岩桥慎一感到好奇,“那张唱片,过后也借给我听听看,行吗?”

蒲池幸子当然不会拒绝。

……

去年的时候,蒲池幸子搬了一次家。新公寓和赤松晴子住的公寓离得不远,偶尔,蒲池幸子在家里动手下厨,还邀请赤松晴子品尝。

不过,总体来说,蒲池幸子喜欢整洁的厨房,但不太喜欢把厨房弄乱。

蒲池家的三个孩子里,只有弟弟这个唯一的男孩子,从学生时代就表现的对做饭颇感兴趣。妹妹由美子,甚至进了厨房就连连皱眉,只盼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n举办定期聚会时,宴会往往持续一整个通宵。但宴会进行过半,岩桥慎一离开之后,前来参加的众人,要么准备离场,要么几个人商量,再换个地方去喝杯花酒。

蒲池幸子与赤松晴子住得近,差不多的时候,也一起准备离场,顺路搭同一辆车。

大黑摩纪喜欢热闹,对欢饮聚会难以抗拒。但新专辑正在制作当中,总归得收敛一些。于是,看到这两人离场,便也跟着凑了个一起离开的热闹。

虽说这样的热闹,凑上去才知道,多少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

她和赤松晴子不怎么熟悉。一贯外向的大黑摩纪,本以为与赤松晴子相处不是难事,可真的面对着她,赤松晴子表现的十分客气得体,以至于大黑摩纪不知道如何回应。

要是太大大咧咧,就显得自己失礼。可如果也客气回应,未免太过好笑。毕竟,还当着蒲池幸子的面。总不能跟蒲池幸子有说有笑,面向赤松晴子时,就立刻带上面具。

唱片公司内部几乎都知道,赤松晴子是个大小姐。大黑摩纪在札幌的老家,经营一家食品公司,她的出身也不错。但是,跟这种真正的大小姐,就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能平平常常的跟业界打交道。

按说,能在艺能界这种需要频繁和人打交道的行业里做出一番成绩,不会是个难相处的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大黑摩纪面对着赤松晴子,就不知道跟她要说些什么。或许是因为还有蒲池幸子在场的缘故,使得大黑摩纪竟然把握不到相处的度。

&n的头号社交达人,在赤松晴子的面前,却不知如何是好。

蒲池幸子多少有点察觉,不禁感到几丝好笑。但好朋友和另一个朋友彼此生疏,夹在中间的蒲池幸子,不知不觉,就扮演起了架起沟通桥梁的角色。某种程度上,颇似那一次,大黑摩纪引荐她认识织田哲郎的情形。

“岩桥桑也对幸子酱说的那支曲子感兴趣。”说起这个,大黑摩纪总算自在了许多。

蒲池幸子点头,“岩桥桑很擅长听取别人的意见。”

而听她们两个说起曲子,赤松晴子也有点好奇。不过,她没有打断这两个人对话的想法,只是安安静静听着。

“幸子酱超喜欢那首歌,对吧?”大黑摩纪说。

蒲池幸子想了想,“织田桑想制作的,是支个性的曲子。但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却觉得,那是很振奋人心的旋律。”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大黑摩纪风风火火,又是帮忙引荐织田哲郎,又是把这件事说给岩桥慎一听,但却忘记了问蒲池幸子喜欢那支曲子的理由。

“其实,”蒲池幸子有点不好意思,向大黑摩纪解释,“我也是不久之前,才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喜欢那支曲子。最开始,就只是很单纯的,觉得是首好曲子。”

大黑摩纪表示理解,“原来如此。”

其实,是在和岩桥慎一聊起这支曲子的时候,她才真正开始思考“为什么”。